第19章 倒霉的沈浪

娛樂城 免儲值領2000

娛樂城 免儲值領2000

“我就一路過的,什麼搶劫"qiang jian"根本就不關我的事。”沈浪辯解道。

    “閉嘴,給我給我安分點!”白傾雨一揮手拍在了沈浪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還是你先安分吧。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沈浪突然從白傾雨面前消失,瞬息之間繞到她身後,一記手刀輕巧的擊中她的後頸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白傾雨輕吟了一聲,身子一軟,兩眼一閉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美女警官,想制服我,你還早一百年呢。”沈浪雙手一扭,手銬被他輕而易舉的扳彎了,哐當一聲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這美女警察已經針對起了自己,這事弄的不好解釋,沈浪懶得解釋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不好把人家妹子晾在這裡,這公園夜黑風高的,萬一晚上真來了什麼"qiang jian"犯,這麼漂亮又昏迷不醒的美女,那豈不是讓她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沒辦法,沈浪一手抱起了白傾雨,離開公園,準備找附近一家賓館開個房。

    當然,開房只是為了把她安頓在那。

    沈浪摟著白傾雨,走進了賓館內。不得不說,這美女警察的身材真是恰好好處,腰肢柔軟有彈性。

    沈浪也只是在腦中yy了一下,某些事情,他還不屑去做。

    前台一名中年婦女玩著手機,似乎是賓館裡的老闆娘。

    婦女瞄了眼沈浪和白傾雨,臉上也沒流露出多少驚訝,直接說道:“單間100,套房200,需要的自己填單子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把一張單子和一支筆往沈浪面前一遞。

    沈浪隨意填寫了幾下,從口袋裡摸出僅有的一張紅票子放在桌上,說道:“要一個單人間。”

    婦女快速將房卡遞到了沈浪手中,笑道:“小伙子,這藥力真夠猛的,快點上去辦事吧,我保證這裡沒人來查。”

    這種場景婦女明顯是見多了,她只管賺錢,才懶得管你女人是哪來的。

    沈浪笑了笑,沒有去解釋什麼,本來也就是泥巴掉褲襠的事,解釋也沒意義。

    上了電梯,到了406房門前,沈浪用房卡打開房門。

    把白傾雨放上床,沈浪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也夠倒霉的,被誤以為是"qiang jian"犯就算了,還浪費了他僅有一百塊錢,沈浪都有些肉痛。

    早知道應該打劫一下剛才的那個何濤才對。

    正當沈浪離開賓館時,麻煩事又來了。

    四五輛警車蜂擁而至,停在了賓館附近。

    一群身穿制服的警查圍了上來,為首的一名警官滿臉怒色的瞪著沈浪,臉腫的老高的何濤就站在那名警官的旁邊,大喊大叫道:“爸!就是他,就是這小子剛才打傷了我!”

    那名警官瞥了眼沈浪,臉色一沉:“小子,你涉嫌打架鬥毆,乖乖跟我們去趟警察局吧!”

    這個警官也就是何濤的爹了,名叫何國兵。

    沈浪砸了咂嘴,今晚是走了什麼霉運了,招惹上了這群傢伙。早知道他應該直接打暈這個黃毛才對。

    憑沈浪的能力,解決這些警察不成問題,但警察數量太多,沈浪不想太高調。

    一旁的何濤滿臉得意之色的看著沈浪,露出輕蔑的冷笑。心想,還想跟小爺鬥?小爺的爹是區公安局治安民警隊隊長,隨便治個罪,就夠你這傢伙喝一壺的!

    沈浪聳了聳肩,也沒抵抗,兩名民警上來抓住他的手臂,拷上了手銬,押進了路邊的一輛警車裡。

    警車很快的就開走了。

    沈浪被帶到了警察局裡,何國兵立即將他弄去審訊室。

    鐵門一關,沈浪被關進了審訊室,四周氣氛靜謐詭異,沈浪略感新鮮的四處張望,他待過許許多多的地方,甚至連國外的監獄都待過,但這審訊室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何國兵身旁坐著兩名體格異常壯碩的警察,看著沈浪,不禁發出一絲嘲弄的冷笑聲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你滿臉輕鬆的樣子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何國兵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,關我什麼事?”沈浪滿臉輕鬆的笑道。

    何國兵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:“哼,老子倒要看看,等下你還能不能笑的出來!”

    “開始審訊!”

    兩名身材高大的民警盤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沈浪。”

    “性別?”

    “你不會看嗎?”

    “年齡?”

    “22歲。”

    沈浪一邊說著,何國兵一邊擺弄起電腦,弄出了幾條莫須有的罪名,將沈浪的信息網傳上報給了市公安局。

    賓館內,白傾雨睜開了眼睛,腦袋一陣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哪?”白傾雨絲發有些凌亂,左右看了看,好像身處某個旅館的房間裡一樣。

    旅館房間?等等,自己剛才正想抓住那個流氓,好像被他打暈了……

    白傾雨俏臉一白,心中突然有種不太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也顧不上丟不丟臉了,慌慌張張的用手摸了下自己的兩腿之間的關鍵部位。

    白傾雨確認自己的褲子和內衣沒有被人動過,並沒有受到侵犯,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但心中卻是一陣惱怒,那個流氓居然敢把自己打暈!

    出了旅館,白傾雨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得知沈浪被警察抓走了,白傾雨心情大好,那可惡的流氓"qiang jian"犯終究還是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手機突然響了,是熟悉的號碼。

    “餵,楊局長,有什麼事嗎?”白傾雨拿起手機問道。

    “白隊長,我記得你家是在南城區吧?”手機那邊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,略顯急促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白傾雨應了一聲,有些納悶楊局長問這事幹嘛?

    手機那邊說話的人正是華海市公安局局長楊虎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蹊蹺,沈浪被抓這事,還被何國兵網傳上報給了市公安局,當成了重要嫌疑犯。

    本來這南城區分局的事,楊虎也不用管。楊虎剛才也是偶然在電腦前看到這個消息,頓時渾身一震。

    沈浪?這個熟悉的名字,看著網傳上報過來沈浪的照片,楊虎頭皮發麻,立即就給白傾雨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白隊長!你趕緊去南城區公安分局,找到一個叫沈浪的人,他剛被抓進南城區公安分局了。”楊虎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沈浪,他是誰啊?”白傾雨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那了解一下就知道了,記住,一定要保護好沈浪的安全,我隨後就到!”

    說完,楊虎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沈浪?剛被抓進南城區公安分局?

    不會是剛才那個流氓吧!白傾雨黛眉一蹙。

娛樂城|免儲值領2000
娛樂城|免儲值領2000